从清华到纽交所,「学霸」王翌的一场大考
2018-09-28 09:23:34
  • 0
  • 1
  • 1

来源:36氪 

王翌说上市不是毕业,只是一个学期的结束。诚然,上市从来不是一个终点,但的确是一个节点。仿佛一次期末大考,流利说带着亮眼的成绩被行业认可,为公众所知。但考试之后的新学期,课程将更多更难,更需要仔细应对。

文|韩洪刚

9月27日,成立六年的流利说在纽交所上市了。

10点08分,代号为“LAIX”的流利说股票开始交易。发行价定在12.5美元,共计募资7190万美元。流利说开盘价为每股16美元,较发行价上涨3.5美元,市值超过6亿美元,成为首个登陆美股的“AI+教育”教育科技公司。

流利说创始人兼CEO王翌在纽交所敲响钟声,站上了人生的高光时刻。他或许会回忆起十三年前落地纽约纽瓦克机场的情形,那时的他怀揣学术梦想,将赴普林斯顿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

对王翌而言,选择学术道路顺理成章。他是学霸,是1999年杭州高考理科状元,在清华大学完成了本硕学习,去了美国,开拓了见识,谈笑有鸿儒,往来都是圈里知名的学术大牛,王翌自己也发了几篇论文,“虚拟路由器在线迁移技术”还取得美国专利。

不过,在学术界扎得越深,王翌越怀疑自己是否应该选择这一条路。

王翌觉得自己做不成100分的学者。他觉得以自己的天分,后面可以努力达到八九十分,但从大牛到大神的最后十分自己跨不过去。而且,他不想自己日后回忆,只记得起自己发表多少论文,被引用多少万次,他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王翌想以更直接、高效的方式影响、改变人们的生活,而他在博士最后一年的一门选修课上,知道了这条路叫创业。

那门课程叫“高科技创业”,老师曾是哈佛商学院的教授,课上讲了很多创业案例。创业者无一不是借助科技的突破,让许多看似很疯狂的想法逐渐成了现实。

自此以后,王翌便将创业作为人生的目标。他去了谷歌,做产品经理,学习怎么做最好的产品,为此拒绝了麦肯锡美国办公室的工作邀约;不久以后,他觉得在谷歌学习曲线放缓了,自己处于“吃不饱”的状态,于是他选择回国,加入易传媒,继续学习营销和市场。

而这时,“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说法还没提起,但敏感的人已经意识到,新未来已经在路上。

前些天美团上市,王兴除一些照例感谢的话之外,还特别感谢了乔布斯。对于王翌而言,除了感谢互联网、智能手机,或许更应该感谢的是AlphaGo。AlphaGo的名声大噪一度让AI更为了下一个炙手可热的风口。而那时候的王翌和流利说早已羽翼丰满,只等风来。

时光倒回4年前,教育市场一直是一块与世无争的“象牙塔”,直到2015年才在教育形态上进入了高速演变期。随着MOOC、移动教育工具等各种形态市场化的教育学习产品的陆续出现,中国在线教育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达1560.2亿元同比增长速度达22.8%。一对一直播、一对多直播、录播直播相结合等多种在线教育形式让教育这块沉寂很久的市场焕发了新的生机。

不得不说2012年的王翌也是幸运的,作为新一代的创业者,他是互联网原住民,在青少年时期已经有机会接触电脑,加上,移动互联网早期,Web无法承载过于复杂的功能,只能依靠APP,这也降低了创业的门槛。那个时候,只要做一款好用的APP,在App Store里售卖,便能获得可观的回报——当然,这是往事,如今APP创业早已不复那时的辉煌。直接专注移动端,是王翌的第一反应,也是理工科出身的他的本能。

在一瞬间,会有一百万个可能,而推动王翌继续往前走的还有一个重要的机缘巧合。王翌发现,很多中国人已经学习了十多年英语,但却没有太多机会在实践中操练,中国的老师也更注重书本,一些人遇到糟糕的老师,便会讨厌学习。

在上海,这个国际都市,几乎全民都在想着学英语,以获得更多的机会。然而,他周围报补习班的朋友几乎都没有明显的进步。因为补习班更像健身房,一些人提前支付了数万元的费用报课,但能坚持的寥寥无几,近一半人可能学习两个月后就没能坚持下去。

拥有巨大的市场需求,现有的运作系统又十分低效,这便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前景。

2012年,卡拉OK应用“唱吧”火了,王翌总能看到有人对着手机唱歌——在过去,他认为这是一件很傻的事情。他意识到,手机内置麦克风不仅是通话工具,而是可以改变人的行为。既然有人会对着手机唱歌,那么同样,是不是也会有人对着手机练习口语?

当年9月,他与资深软件工程师胡哲人、前谷歌研究科学家林晖一拍即合,共同创立流利说。次年2月,口语练习工具“英语流利说”APP上线,被苹果应用商店推荐,在几乎没有推广的情况下,不足半年就获得了第一个100万用户。

王翌很少说起创业时候的艰难。

当然,比起同时代的人,他也足够幸运。一方面,教育市场的厮杀并不会像出行、外卖、电商那么刀光剑影。另一方面,技术起家的流利说很快就得到投资人的青睐,几乎都是坐下谈上一阵子,投资人便会决定投资流利说,这让它有足够的资金成长。

而这个幸运也让王翌有了做理想主义冒险尝试的足够理由。2014年,他和他的团队开始做交互式线上英语教育的研究和开发,也就是如今AI老师定制课程“懂你英语”的前身。

为开发这一系统,公司投入了一半的人力,前后投入数千万美元,总共花费18个月。移动互联网瞬息万变,18个月已经足够一家公司从起步到鼎盛,再到最后的衰亡。

好巧不巧,就在王翌都不确定这套系统能否带来收益、究竟是否会受到用户的欢迎的时候,AI就大火了,并迅速点燃了教育市场。而这个想象空间巨大的蓝海市场便吸引了众多实力玩家涌入。一类是谷歌、阿里、百度等大型互联网综合服务企业大刀阔斧的向AI挺进,另一类则是在线教育企业对AI的加速布局,如沪江旗下CCtalk、科大讯飞、新东方在线等等。

“这个决定我从来没有犹豫,”回忆当年场景的王翌回答干脆,“这符合教育最根本的趋势——个性和高效。”

所谓个性,是说要根据用户自身情况不同,量身定做一套合适的教学体系与教学内容,在传统教育行业,这便是一对一私教在做的事情;而高效,是要提高用户的学习效率,正如前文所说,中国教育效率普遍偏低,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交互太少。

个性和高效,也符合消费升级的趋势。消费升级时代,用户要获得专属于自己的产品,而且要以最快的方式获得。不过,个性和高效在某种程度上是矛盾的。个性意味着专属定制,而高效往往是说批量复制,二者很难得兼。

但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让二者同时实现成为可能。这让机器可以根据使用者的不同,不断调整自己,且随着时间推移,AI老师的大脑将愈渐强大。

理想状况下,王翌认为虚拟老师应该像《超能陆战队》里大白那样具有智慧,它能懂你的好,比其余人类老师更了解你的学习需求,通过与你的互动,甚至能比你更了解自己。

2016年7月,AI英语老师上线,基本实现了王翌理想的一小步。以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TOEICBridge™测试为例,通过手机AI老师学习提升1级耗时36.5小时,而一般情况下建议学满至少100小时。

而这在王翌眼中只是一个插曲,“创业总会遇到困难。有问题解决就好,说多了问题也不会变得容易。”他喜欢《创业维艰》,很早就知道外人看起来光鲜的创业者,几乎每隔不久都会觉得,自己遇到过不去的坎,但撑过去之后,反而觉得没什么值得说的。

现在,英语流利说已经有超过8300万用户,逾100万付费用户,总体人年均花销超过200元。在商业化方面,英语流利说已经取得初步的成功。

不过,不论商业成功,还是美股上市,王翌都觉得这只是一个阶段,是一个年级的结束,还没到毕业的时候。

王翌觉得人工智能还有更广阔的应用空间,“个性化和高效率”也绝不仅是英语学习的要求。他想要将英语流利说的模式扩展至中文和其他学校教授的学科,通过专业人员创造内容和个人提供内容支撑背后学习社区的运营。以传授汽车修理技能为例,他表示,可让该领域的专家制作内容,从相对简单的操作开始,比如需记忆操作手册,用游戏和技术取代人的训练元素。同时,因为在移动端操作,可碎片化学习。

他还想让所有人都成为世界居民,都能流利地使用另一种语言和世界对话。英语流利说对一些偏远地区的孩子免费开放课程,他想让更多人通过移动互联网来了解外面的世界,通过英语发现更大的世界。

“我相信大概5到10年,大部分学科都能通过人工智能增强,范围绝不限于某些技能学习,”在一次采访里,王翌这么展望未来,人工智能驱动的学习产品将成为教育平等的最大变革者,“这很激动人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