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尔的传奇人生
2020-05-28 09:08:36
  • 0
  • 0
  • 1

老胡说科学-头条号 2020/5/2711:19

勒内·笛卡尔是著名的哲学家,被认为是“现代”哲学的创始人。他于1596年出生在法国中西部一个名叫拉哈耶的小镇。他定义了那个时期,一个从中世纪进入现代的时期。

笛卡尔试图调和现代科学与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的矛盾,从而建立了现代科学哲学。笛卡尔的哲学是在350多年前一个快速变化和政治分裂时期产生的。

笛卡尔的教育

1606年,笛卡尔在拉弗莱切的耶稣学院上学。它被认为是法国最好的学校。后来,笛卡尔写下了他是如何在全欧洲最著名的学校之一学习的。

在耶稣学院,笛卡尔第一次接触哲学是通过一门主要以亚里士多德和托马斯·阿奎那为基础的课程。这种哲学被称为“经院哲学”。此外,他还学习了数学、天文学和音乐,并熟练掌握了拉丁语。

然而,作为一种宗教秩序,任何对传统哲学和神学的怀疑和亵渎都是不能容忍的。经院哲学是一系列运用亚里士多德逻辑和哲学的复杂学说。经院哲学认为,上帝是无限强大的,每个人的身体中都有一个独立的灵魂。

最终,笛卡尔对经院哲学产生了怀疑。尽管笛卡尔拒绝经院哲学,他还是接受了欧洲最好的、进步的教育之一。1611年6月,15岁的笛卡尔在学院里听到一首歌颂伽利略发现木星卫星的诗。在他的一生中,他一直对当时的学术辩论和科学发现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他经常与欧洲的知识分子和文化巨人通信。

笛卡尔年轻的时候

欧洲一直处于政治动荡之中,英国内战和三十年战争贯穿了笛卡尔的一生。笛卡尔先后在荷兰和德国参军。在荷兰期间,他遇到了艾萨克·比克曼,后者后来成为他的数学和哲学导师。1618年,他写了他的第一部作品《音乐概论》,并把它献给了比克曼。在他有生之年,这本书一直没有出版。

在他20多岁的大部分时间里,笛卡尔游历了欧洲,生活在法国、荷兰、意大利和德国。他经常搬家,过着忙碌而活跃的生活。然而,他总是喜欢独处。他在书中写道,在农村,他是如何从“无数的分心”中解脱出来的。最后,笛卡尔定居在荷兰,并在那里写下了他的主要著作。

笛卡尔的“科学”的作品

现代社会的特征之一是知识的专业化,古代的哲学被拆分为科学、神学和哲学。笛卡尔和他的同代人都被称为哲学家。

在荷兰的时候,笛卡尔专注于创造一个全面的,普遍的论述,它将解释自然基于一定的推理和原则。笛卡尔不希望“自然哲学”依赖于抽象的亚里士多德哲学。相反,他想用可以归因于现象本身的属性来解释物理体验。

到1633年,他已经完成了《世界报》,概述了宇宙的物理理论。然而,在同一年,罗马宗教法庭宣布伽利略有罪,因为他提出了地球如何围绕太阳旋转的论点。这支持了哥白尼的宇宙观,并与天主教会的观点相悖。教会相信地球是太阳系的中心。

毫无疑问,笛卡尔对此感到担忧甚至恐惧。他一直等到1637年才决定出版他的部分作品。物理学论文的导论被称为“正确引导理性和在科学中寻求真理的方法的论述”,即今天所知的《方法论》。

个别论文是关于光学,气象学和几何学。“几何体”创建了坐标几何体的基础。它是数学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部著作。

其他的论文都是关于宇宙学和物理学的论文,都坚决反对亚里士多德关于“实质形式”和“真正品质”的观点。笛卡尔试图用简单的机械原理来解释宇宙。他的哲学的一个重要部分是,物质在整个宇宙中本质上是相同的,因此服从普遍的物理定律。

笛卡尔的哲学的作品

《方法论》与物理问题无关。相反,笛卡尔讨论了知识的基础、上帝的存在以及物质身体和灵魂之间的区别。这是第一次介绍笛卡尔哲学,从此定义了欧洲思想史。

作为一个敏锐的数学家,笛卡尔的灵感来自于数学证明的确定性。如果我们能知道某些真理,那么我们就能从这些真理中逻辑地推导出所有的知识。

在《方法论》中,笛卡尔为了获得某种知识,首先创造了著名的怀疑论。怀疑论者相信某些知识是不可能的。笛卡尔的怀疑主义不是真正的怀疑主义。相反,它的目的是通过冥想练习和哲学思维实验来展示这种怀疑主义的不可能性。

在一系列短暂的冥想中,笛卡尔认为,即使我们所有的感官都在欺骗我们,我们的感官体验也不过是梦,我们仍然有一定的知识。笛卡尔最著名的一句话解释了他的观点:

我思故我在。

1641年,笛卡尔出版了《第一哲学沉思录》,极大地扩展了这些论证。他在大纲中写道

我的论点的目的不是要证明它们所建立的东西,如世界是真的存在的,人类有身体等等,因为从来没有人真正怀疑过这些东西。

相反,笛卡尔试图展示我们如何对世界有一定的认识,以及这种认识如何与我们感官和上帝相联系。

笛卡尔的遗产

1643年,在一封公开信中阐述了他的哲学。

目的在于认识真理,这些真理是通过自然光获得的,它们促进了人类的利益,相比之下,在中小学和大学里占主导地位的哲学,只不过是一堆混乱的、容易引起怀疑的观点……。

笛卡尔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回应欧洲一些主要机构和知识分子对他的哲学的攻击。1642年,乌得勒支大学的参议院谴责笛卡尔的哲学教学,因为这是对经院哲学的直接对抗。

至此,笛卡尔已成为著名的知识分子,并开始与波西米亚的伊丽莎白公主通信。这是一次富有哲学成果的交流,探讨了笛卡尔哲学的一个重要基石,即身心问题。伊丽莎白公主想知道,如果像笛卡尔所说的那样,“灵魂”和“肉体”彼此完全独立,它们如何能与身体互动。

身心问题源于笛卡尔的物理哲学。如果物理世界是完全机械的,这就不允许“自由意志”的存在。相反,笛卡尔认为非物质的灵魂是独立于机械世界之外的,从而允许人类自由的存在。笛卡尔把他的下一本书献给了伊丽莎白公主,书名为《哲学原理》,出版于1644年。

在这里,他提出了一些有争议的观点,挑战了当时的文化。随后,他花了几年时间回应批评,并继续发表不同主题的哲学著作。然而,由于缺乏学术自由以及对他的工作的争议,他接受了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的邀请,教授哲学。

1649年他移居瑞典,但不适应那里严酷的冬天和气候。仅仅几个月后,1650年2月,他感染肺炎去世。享年53岁。

笛卡尔在世界各地的哲学系广泛教授。数百年来,知识分子一直在与笛卡尔的思想作斗争。许多哲学家写了他们自己的哲学,部分是为了回应笛卡尔。

然而,笛卡尔的主要遗产是他的哲学著作的优美和易于理解的风格。读者经常被邀请与笛卡尔一起通过一系列精心设计的哲学、思维练习来冥想,以绝对肯定地论证他的论点的真实性。他写哲学就像写日记一样。这可以让读者轻松地进行哲学思考。任何对哲学感兴趣的人都应该读读笛卡尔的著作,去了解它是多么美好。

内容来自今日头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